配资有风险!选择平台需谨慎!本站提供的信息及广告展示仅供参考,不作为投资建议
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 > 大杂烩 > 正文

首例股票大宗交易涉诈骗案将于11月21日在南京开庭

11-22 大杂烩

  新一轮再融资热潮到来之际,国内首个股票大宗交易涉诈骗案,迎来开庭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了解到,夏某等人涉诈骗案,将于11月21日在南京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。夏某,系澳大利亚籍华人,其担任江苏某私募基金公司(以下代称“A公司”)法定代表人,该公司一名交易经理,则被起诉至栖霞区法院,暂无开庭信息。

  该案最初为一起民事纠纷,后经相关方报案,转为刑事案件。“你的委托方如果总体亏损或者觉得某一笔交易卖亏了,就以刑事诈骗报案,你怎么办?”早前有业内人士对媒体记者称,该案出现,将影响到诸多投顾公司。

  据报道,该案还牵扯南京三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三宝集团”):A公司在为三宝集团认购的公募定增计划提供投顾服务时,曾将两只定增股票的部分仓位大宗交易卖出,这成为整个事件的矛盾原点。

  在近期新增信息中,三宝集团被指与A公司存在诸多关联,且A公司股东兼财务总监还曾带人前往自己持股并任职的公司,替三宝集团讨要涉案款项。这也令该案变得更加扑朔迷离,甚至,在人员出处上,隐形大佬江苏瑞华也被“躺枪”。

  关联投顾起纠纷

  据早前《华夏时报》报道,A公司自2015年6月起,担任两个定增策略资管专户计划的投资顾问,持有9只股票。虽然显名投资人为郭某燕等2人,但实际委托方为三宝集团。

  2017年1月18日,陕国投A停牌三个月后复牌,并公告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计划。这导致该股票当日即无量一字跌停,郭某燕随即要求A公司必须在2天内清仓。

  但次日,该股仍低开低走,全天近半时间被封死跌停板。A公司交易经理正常挂单卖出1500万股,套现9100多万元。

  第三天,A公司研究后,建议将该股通过大宗交易卖出,在前一天跌停板收盘价的基础上折价8.5%,一次性卖出剩余股票。接盘方则按交易额的一定比例,向A公司支付居间介绍费,业内俗称“返点”,约480余万元。

  银行流水显示,A公司将其中100万元转入郭某燕的私人银行账户,作为其个人和三宝集团返点的收益分成。剩余的钱以上一年度年终奖的形式,分配给A公司4名股东兼高管,其中股东兼财务总监戴某泽分得50万元。

  但在股票解禁后的操作思路上,A公司与郭某燕产生分歧,双方于2017年5月底解除委托协议,并做账户管理权交割。然而交割后,资管账户亏损进一步扩大,双方矛盾爆发。

  判决书显示,2017年9月,郭某燕发起民事诉讼,要求A公司对9只定增股票中的7只亏损股(另2只股票盈利),承担265万元补仓款(占其总补仓款9%左右)及14万元相应利息,但其诉求被一审法院驳回。

  以诈骗案追讨损失?

  在发起上述民事诉讼后不久,2018年1月,郭某燕又向南京市栖霞区公安分局报案称,A公司“与大宗交易接盘方事先合谋,勾结操作标的股票买卖,骗取其在大宗交易定价说明上签字,非法获得交易差价及抛售后盈利分成的行为涉嫌诈骗”。

  有行业内人士早前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:“《大宗交易定价说明》是当大宗交易的价格偏离超过3%以上的情况下,基金公司要求投顾公司做出的一个内部交易定价说明。劣后委托人是否在《大宗交易定价说明》上签字,基金公司并无硬性规定,这并非异常交易审核通过的必要条件。且《大宗交易定价说明》多是交易日收盘前提前签署准备好,因当天收盘价还未最终确定,交易价格和偏离点数两栏一般都是空白状态,等收盘后再根据当天实际收盘价填写确切的交易价格和偏离点数。”

  报案后,2018年2月12日,春节前4天,夏某及交易经理两人被刑事拘留。刑拘期间,A公司遭到三宝集团提出的总额高达8900万元的亏损赔偿要求。双方多次协商未果,此后2人在被羁押满37天后,因检察院不批准逮捕而取保候审。

  关注同花顺财经(ths518),获取更多机会

  返回首页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客户服务热线

18934392324

在线客服